当前您在:闲鱼新闻网 > 财经新闻 > 文章正文

周天勇:农村农业劳动力过日本持刀杀人事件剩又缺、土地不能用和资本进不来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闲鱼新闻网 时间:2020-03-20 15:20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周天勇

  深化土地体制改革与理顺经济运行(之四)

  目前体制下,从劳动力要素看,中国农业中窝了近2亿劳动力种粮食种菜,但青壮年又不愿意种粮食种菜。

  从土地要素看,农民只有并守着最大的土地要素优,但是他们得不到土地要素进行创业。因为到现在还他们没有落实他们土地的使用财产权,实际上的计划管理土地中,他们得不到建设用地指标。他们的房屋不能随意改变用途,他们在他们的土地上,建个大棚,搞点小加工,搞点服务业等设施,那怕是在荒地上,随时会被当做违建拆除。拆除之后就是堆着建筑垃圾,撂荒,也不让他们用来创业。他们实际上没有土地要素的建设、投资、创业和经营权。

  从资本要素看,因为土地没有使用财产权,不让交易,投资不进入农村农业里这种风险极高的垃圾类资产,投资资金不进入农村农业;土地不能交易,银行也不会接纳土地抵押而发放贷款,贷款资金也不进入农村农业;农民自己也因前面说的对不对啊的原因,不能以土地为资本创业和积累,土地实际上不能作为注册资本。而每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只有5%左右进入农村农业,反而有3到4万亿元农民的存款流出了农村农业,流进了城市。

  产出是劳动力要素,土地要素,资本要素组合投入的结果,这是一个常识。目前这样一种农村农业领域的要素组合格局,还要让农民致富,要振兴农村农业,岂不是天方夜谭?

  有部分学者认为,虽然农村土地不能交易,不能依靠供需进行定价,导致其没有价格表达,但这不影响农民种地、养鱼、建厂、居住等生产和生活,土地照样可以联产承包和家庭经营。如果允许土地交易,就会出现土地集中,产生地主;而土地不让交易,可以防止农村的土地兼并和两极分化。不让农民、城市居民和企业到农村买卖土地,可防止流离失所,一旦外出务工农民在城镇没有工作时,不会使其失去家乡的生产资料,土地是他们回乡的保障。这是一种古代农业经济和农村社会时代的思维,与现代的城市化、工业化和市场化的客观规律及趋势格格不入。这种思维定式下安排的土地体制、制定的土地政策,造成了显著的效率损失,阻碍了农业大规模生产现代化,极大地损害了农民财产性收入的获得,也因农村土地财产不能通过市场方式退出而严重拖延了城市化进程。论述的这些土地体制是从香港学习引进的。而从香港发生的房地产业挤压制造业空心化、收入房价比失衡和青年人高失业率等问题,其诱发原因则无不与这种土地体制有关。

  在国民经济主要的四大投入产出要素中,土地要素配置受到的行政干预最严重,使国民经济运行发生失衡,土地要素的配置效率长期低下,削弱了经济增长应有的动能。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农村最重要的改革,就是将绝大部分社队土地的集体所有、占有、使用,改革为农户联产承包。土地制度改革分户后,激发了农民从事农业的积极性,从过去的“上级计划种植、出工不出力、粗放管理、统购包销”,逐步转变到农户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去劳作,细致耕作,按照市场需求调整一部分种植结构,农业的效益和农户的收入最终都得到了改善和提高。然而,由于中国人多地少的国情,本来户均土地数量就不多,当时为了分地的公平,将近地远地、肥力好地差地、坡地平地、水地旱地搭配分给农户,这样导致土地的小块化和碎片化特征非常明显。随着化肥农药替代农家肥和人工除草,机械替代人工耕地、播种、收割、脱粒等作业以及水利设施扩大,加上国外进口规模化生产的农产品的竞争,以前小规模、碎片化的土地农户经营方式,已经不适应现代农业的发展。

周天勇:农村农业劳动力过日本持刀杀人事件剩又缺、土地不能用和资本进不来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户可以就不同的地块,以不同的市场价格相互买卖合并,将自己经营的碎片化的土地整合到一处,适当提高其经营土地整体性的规模;一些农户家中劳动力拟创业,可以将土地抵押或者出售,获得小本资金,兴办中小企业,加上家庭中其他劳动力从事非农业,整体上退出农业;一些有从事农业经验、技术和市场的农户,则从拟退出农业的农户手中并购土地,使自己的农场规模化,获得规模递增带来的经济收益。这样,愿意从事农业的农户和退出农业而转为其他业态的家庭,都获得了土地要素配置改善(即帕累托最优)带来的利益。

标签 农村 土地

上一篇:三友医疗冲刺IPO 应收原来我爱错了她账款攀升市场占有率不足3%

下一篇:周天勇:土地交易收入是宫崎葵老公否进入GDP核算的学理和政策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