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闲鱼新闻网 > 财经新闻 > 文章正文

汽车限购如何松绑?全李雪主 张成泽国限购城市堆积需求超800万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闲鱼新闻网 时间:2020-03-18 11:02

(原标题:汽车限购如何松绑?)

城市管理者要用新思维管理城市,着重“管”而不是“限”。

2020年北京首期小客车摇号结果公布后,北京土著杨先生再次失望而归。

“摇号8年,租牌4年,租金一年2万。”杨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个车牌25万直落,不是买不起,就是觉得不值得。”

面临同样遭遇的还有生活在大兴区的刘先生,有买车的经济实力,幸运女神却迟迟未降临。家里有3人同时摇号6年,至今没有中签。“老人看病、孩子上学实在是不方便,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一个号牌是刚需。”

“每次都很期待,每次都以失望告终”,每当北京小客车摇号结果公布的时候,与杨先生和刘先生有相同遭遇的摇号参与者屡见不鲜。一号难求,有人质疑摇号的公平公正、有人埋怨决策者的“懒政”,也有人呼吁改革。在摇号这条希望之路上,放眼皆是未中签的失望、埋怨、怀疑与愤怒。

而供需之间的矛盾还在持续上升。2020年北京首期摇号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350538个有效编码(基数序号总数为17936743),而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仅有6417个。这也意味着,2796人中,只有一人能被幸运女神眷顾。

面对燃油车“摇号”的漫漫长路,以及北京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即将完全退坡的紧迫,研究生刚刚毕业不久的郑女士在权衡之下,在读研之初就“弃暗投明”,选择排队等候一个新能源汽车指标。

郑女士无疑是幸运的,2020年全年新能源汽车年度配额已在首期用尽时,成功获得54200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中的一个。此时,即便是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人数也已经超过了46.7万,按照现行配置规则推算,本期新能源汽车指标新申请者或将轮候9年才能获得指标。

而存在一“号”难求情况的城市不仅仅是北京。截至目前,我国共有六个城市和一个省份实行汽车限购政策,分别是上海、北京、广州、天津、杭州、深圳和海南省。

供需矛盾亟须化解

2010年12月23日,北京交通治堵新政《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宣布正式实施,小客车配置指标将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北京车牌摇号政策正式踏上历史舞台。彼时,北京机动车保有量约为460万,并即将以每年近100万辆的速度进行增长。

在拥堵、雾霾等逐渐进入公众议题的大环境下,北京最终决定着手进行机动车限行与限购政策。

根据《北京市“十三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和《北京市总体规划实施方案(2017年-2020年)》要求控制的目标,2020年底将全市机动车保有量控制在630万辆以内。

“2019年,城市交通运行数据好于往年、高于预期,总体平稳安全有序,效率有所提升。2019年城六区高峰时段道路交通指数5.48,同比下降1.08%,处于‘轻度拥堵’级别。北京工作日高峰时段路网平均运行速度24.83公里/小时,同比提高0.4%。” 在1月11日晚上的两会政务咨询会,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容军表示。

个人利益的牺牲是冲着缓解拥堵去的。而当下需要面对的现实是居民私家车出行需求与号牌供给和汽车消费之间的矛盾。

链条的一端是日益增长的居民购车需求,另一端是为了控制机动车辆快速增加带来的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城市治理难题,而供需矛盾下,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的汽车产业也亟需消费提振。

3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汽车月度产销数据显示,今年2月,汽车产销量出现大幅下滑,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28.5万辆和3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1-2月,汽车产销204.8万辆和223.8万辆,同比下降45.8%和42%。

“受疫情影响,消费端的需求不足甚至没有,国内产业链供应体系尚未完全恢复,企业因复工进度慢、零部件供应等问题导致产出水平低,2月份产销触底。”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居民出行需求增加、汽车消费救市、汽车限购控制牌照,环环相扣,供需矛盾亟需化解。从中央到地方,尽快推进汽车限购城市“松绑”,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的政策和建议不断出台。

“促进机动车报废更新,加快出台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严格执行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企业技术规范,完善农机报废更新实施指导意见。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

3月13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23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 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中针对汽车消费再次提出为汽车限购城市“松绑”。

上一篇:乌克兰颁布政令限制绵阳抓获命案逃犯人员流动并关闭公共场所

下一篇:新冠病毒与美联储:量化保罗沃克车祸现场宽松政策和降息的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