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闲鱼新闻网 > 财经新闻 > 文章正文

海天水务上市路漫:资产违戴君仪规经营20年 招股书现低级错误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闲鱼新闻网 时间:2020-02-26 16:41

海天水务上市路漫:资产违规经营20年 招股书现低级错误

  对于这一屡犯屡罚、屡罚屡犯的行为,很难不让人质疑海天水务其公司内控的薄弱。

  在最近证监会对海天水务此次IPO申请下发的反馈函中,证监会便以其报告期内环保业务屡次因同一原因遭受行政处罚而要求其证明“公司内控制度的健全有效性,相关内控制度能否被有效执行。”

  2)“乐山帮”的又一资本盛宴

  瓜葛多年的“乐山帮”众人被外界首次重点关注,是源于2019年9月一起轰动资本市场的借壳案,刚刚IPO上市不到两年的乐山企业振静股份竟突然宣布决定卖壳,借壳者则为以养殖业为主营且同样注册于乐山的巨星农牧股份有限公司。也正是在这场令人瞠目结舌的资本交易背后,一众四川乐山籍商业人士粉末登场,其间的勾连瓜葛关系被曝光于天下。

  振静股份的“借壳案”早已不是“乐山帮”抱团在A股市场攻城略池的首战。

  在海天水务中,“乐山帮”成员大批量的集体潜伏,与振静股份的借壳案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海天水务IPO是目前“乐山帮”成员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体亮相。

  从2016年海天水务正式接受拟IPO辅导开始,与其实控人费功全一道同为成都乐山商会成员的贺正刚、宋德安、唐光跃、刘玉辉、彭本平等“乐山帮”成员就分别通过直接参股或者动用其控制的资本平台纷纷现身其中。

  贺正刚、宋德安同为成都乐山商会名誉会长,费功全为现任乐山商会会长,唐光跃、彭本平则分任常务副会长、副会长,刘玉辉虽然未直接出任乐山商会的要职,但其弟刘山则是乐山商会的另一位副会长。

  一位接近于“乐山帮”成员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成都乐山商会成立于2014年,为在成都投资兴业的一批乐山籍的商业人士发起建立的,以经贸合作与人才交流为主的民间组织。

  “都是老乡,而且成员大多是来自当地较有名的企业,既有‘强龙’又有‘地头蛇’,主要涉足房地产、养殖、建筑业等,抱团互助、相互照应、讲义气是这群人的最大特性。”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乐山帮”中多位主要成员在业务和资本上相互渗透并交叉持股,关系盘根错节。

  贺正刚是“乐山帮”中最先拥有上市企业控制权的一批人之一,贺正刚和其控制的和邦集团目前旗下共持有两家上市平台,分别为和邦生物和振静股份,在2019年9月欲借壳刚刚IPO两年的振静股份曲线上市的巨星农牧则是另一位“乐山帮”成员唐光跃控制的企业。而在和邦生物、振静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费功全也曾屡屡现身。

  在海天水务中,贺正刚通过其控制的和邦集团于2016年12月10日以10元/股的价格认购其增资的3000万股,以12.82%的持股比例成为了海天水务第二大股东,此时仅仅距离海天水务与华西证券正式签订协议正式开始IPO前辅导工作后两个月时间。

  宋德安、唐光跃、刘玉辉、彭本平等四人则是在2018年3月-5月期间以10.30元/股的价格获得了由费功全转让而来的海天水务原始股,其中彭本平以直接入股的方式获得234万股,占其此次IPO发行前总股本的1%,而其余三人则分别通过控制的企业或持股平台介入其中,其中宋德安通过成都鼎建获得913.75万股,唐光跃、和刘玉辉则分别通过量石投资和巨型企业获得100万股。

  “与其说是‘乐山帮’成员出资支持‘帮主’企业IPO,更像是费功全在为‘乐山帮’成员‘分猪肉’,让他们都能在自己企业上市时‘雨露均沾’地受益。”上述接近知情人士坦言,“乐山帮”成员入股的时间虽有间隔,但都是在IPO意向明确之后再介入的,其次,间隔一年多时间,但第二批与第一批入股价格仅多了0.3元/股,这估值的变化是否合理,能否反映出海天水务这一年时间的发展趋势,显然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

  从巨星集团重组振静股份上市,再到海天水务冲击IPO,抱团起势的“乐山帮”众人在A股市场可谓是出手不凡,如果这两起上市事件皆成功推进并最终获准,可想而知,届时“乐山帮”成员将会迎来多么丰厚的一场资本盛宴,“乐山帮”是否也会因这两起资本运作而在A股市场迎来另一番光景——是会如“达州帮”般“盛极而衰”还是继续以资本新锐之势“如日中天”?答案还需留给市场与时间来评断。

标签 海天水务

上一篇:同呼吸共命运打赢战“金正日和金正恩疫”!玩具超人在行动!

下一篇:PTA乙二醇甄嬛传英文早报